到最後 我還是難以

相信   

   今天接到了一個很不好的消息,xx大哥在十天前已經走了,我無法揣測,大哥在要走的時候,他的心裡,是不捨,是不願,是無能為力,或者是如釋重負的輕鬆。

    今年的元月27日第一次在日本見到大哥,他眼神剛毅,似乎再十倍的折磨終都能忍過去;歪斜著頸子,緩步的移動,自傲而堅定的向我介紹什麼是”原始點”按摩.....因為按摩師傅重複的按壓,把他按成筋膜炎.....過兩天就可以復原了.....他有朋友因為癌細胞的侵害,整個腹部都挖空了,他不相信西方醫學,不滿藥廠為了獲利的欺瞞。他相信與其被副作用的折磨,寄托在中醫&自然療法,都能治好他的病。

    回台過了幾天後,打電話關心他的狀況,才知道回台當天他沒能回家,直接去了三總,頸子的歪斜,證實是癌細胞已經侵犯到脊椎,在醫院住了二天,三總並沒有收治他住院,可能是因為曾經計畫手術切除腫瘤,可是他臨陣退縮出院跑了。

    農曆國年後也就是二月份,他到日本久留米醫院打了第一次的胜肽疫苗,之後我們見了一次面,大家極力的勸他,雖然他已經延宕醫療,當任何時候開始積極的診治,都一定會有適當延長生命的效果。經他同意,於是我聯繫我的主治醫師引見給他,好不容易,他開始願意配合醫生的治療。

    再過了二星期,他很謹慎的依計畫又去了一次日本,再過一陣子,距離他開始服用標靶藥物,已經將近有一個月了,在如此緊急的狀態下,醫師觀察他的腫瘤是有進步的,意即藥物對他產生有利的發展,已經著手計畫手術的時機。

    這天突然接獲大嫂慌張的求救訊息,大哥的家人全不支持他接受西醫的治療,在台北有位xx老師,可以維持大哥更好的生活品質。台南有位xx醫生,從中國大陸某某中醫研習結業的,他說:如果當初不讓大哥吃標靶藥,他是一定有把握能治好大哥的末期腎臟癌的。於是要他即刻停藥,接受他的調養,當然不是免費的。。

   大哥的兄弟姐妹一致的堅持,對抗大嫂一個人相信西醫的療程,最少能增長存活期,或是減低癌細胞侵犯的痛苦。但是,他們認為她是外姓的外人,無權決定大哥的醫療方式,他們責難她帶大哥去日本接受細胞免疫治療,最後,他們帶走了大哥,從此連大嫂也沒辦法再見到大哥。

   三月份的上旬,大嫂聯繫了日本,接下來的療程去不了了,大哥的下肢腫大已經無法行走,求助醫院能否有處置,醫生請他先急診就醫,再安排住院治療,結果他不見了,甚至連早預約好的,他賴以取得消炎止痛藥的門診,從此失聯了沒再出現,醫院的個管師也撥不通他們留的聯繫電話。

   這段不算短的故事,竟然只有短短的三個月。我們同時共同認識的一位日本朋友,她很容易投入傷心的情緒,我們暫不敢讓她知道。我太太問我,慈禧花了多少時間,才能慢慢的毒死光緒?我如果是那個台南的xx醫生,想必會鼓勵病人同時接受正統的醫療,如此延長的生命,才能有福氣繼續接受神醫的治癌神藥;當然不是免費的。

    癌細胞有優先生長的特性,為了快速營養的供給,血管雜亂無章法的遍佈,腫瘤破裂原本就是癌症的死亡威脅之一,以按摩筋骨的舒爽拿來類比,試想鹽巴放嘴裡跟放眼裡,可否同觀並論的嗎?控制它停止生長很難,要修復它已經造成的破壞更難。

   人的身體生病了,不似機器重新開機即可;需要確診病因,控制症狀,監測病況,療養恢復。如果按壓可以重新開機,就算忝能穩定病況,更惘論治瘉癌症,如同義和團之刀槍不入,令人驚悚。

   現代醫學的進步,正朝向解除人類的死亡威脅慢慢前進,癌症若真那麼好治瘉,則我等又何必忍受副作用的折磨,期待延申的健康而存在,期待接續上新的醫療契機。最後我想跟有緣份的朋友分享,【開車上路或許會有危險,並不表示搭魔毯可以飛到目的地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