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早上在戰友會看到一篇貼文,有位癌友,透過朋友引見一位博士洽談咨詢,博士賣的保健品,宣稱可以治癌;一天要價2萬,朋友介紹特惠價一天一萬二千元,這樣的訊息,使我很生氣的順手摔了桌子上的東西,可憐了那隻無辜的滑鼠。這樣也可以,那麼世界知名的如 輝瑞、葛蘭素、默沙東等各大藥廠,不用再花巨額的人力物力去研究,也不用搶著公佈最新研究結果了;大家都去搶這位博士就可以了。連博士的博士老師都治不了的癌症,博士賣的保健品是什麼內容,有這麼神?它真的是什麼博士,請它(不是”他”)公佈一下內容成份怎麼樣!我們到超商買包科學麵、買個口香糖,背後的成份都寫的清清楚楚的。所以、二個很重要的觀念:

【不明成分的東西不能吃,不知道是什麼更不能打進血管裡】

【你這麼厲害、國際上的醫學期刊都假的喔?怎麼都沒提到你】

    在2013年的十月再次做了胸腔手術清除肺部的腫瘤,罹病的這半年來一直在思考,就算這世上還沒有治癒癌症的方法,至少追求穩定,別讓它再惡化下去是可能的吧。於是,我放寬了對於”相信”這件事的參數,只要有人介紹,說是對癌症有益的,我都會去試試。經過手術後身體比較虛弱,在埔里的師父很慈悲的邀約我過去靜養一陣子,其間很多很熱心的朋友,一般都是道場附近的居民,洋蔥、大蒜、酵素都出來了,連生酮飲食都有人推薦,可是他忘了這是在道場裡,我得去哪能弄到肉?

    有天,有一對男女,是師父朋友介紹的,他們聽說了我的狀況,主動約了時間過來要幫助我,”幫助”這個詞,實在是一個難以被拒絕的包袱,又或許是魔咒。他們先瞭解了我的病情及之前做了什麼處置,我問:這種狀況下,我能控制它別再惡化嗎?我應該還要做什麼?。你有認識同樣腎臟癌的朋友嗎?那領帶男叫黃博士,他很趾高氣昂的說:你這癌症很危險,每年得病的有600人,可是在存活率沒增加的狀況下,等於一年得死掉600人,你必須要很小心….嚇,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。事後回想起來,真是去他xx的狗屁不通唬爛鬼,一年罹病600人,平均存活十年二十年的話,當然還是每年總數會死600人啊!你乾脆說每個人都百分之一百會死好了。

    於是接著,他們拿出NB開機接上檢測線,線的另一端夾住我的手指,兩個人開始討論起來,什麼高血壓、脂肪肝、血液太濁的….,又拿出一個塑膠杯要我去取我的尿液,倒入試管再加入檢驗劑,最後以一張比色卡來判定,健康的人是黃色的,我的是已經跑到橘紅色去了,病情非常嚴重。現場大約有七八個人吧,這套路確實可以吸引所有的目光焦點;於是、照著劇本寫的,他們可以為你打開一線生機:白鳳豆、中國的古老智慧,配合西方科技的粹取,製程經過加拿大什麼亂七八糟檢驗通過,幾乎已經是中西方合併產出的物理新物質了。”穩郝”、我心裡很OS,為什麼不用”好”字?因為他們老闆姓”郝”?還是因為”郝”這字見報率高?一小瓶30顆,每顆大概征露丸的大小,一瓶2700元新台幣,保養身體的一天2顆,我在恢復期最少得早晚各2顆,如果想快點好起來的話,必需要堅持早晚各4顆持續一陣子。

    因為在佛教有所謂供養法師的規矩,既然他都說沒病的也必須保養身體了,零零總總的第一次就跟他買了20瓶,接下來就精彩了,原來這只是前菜,什麼三高清的、什麼高單位營養素、乳清蛋白,應該有十幾種吧。後來有天家庭聚餐的時候約了我的醫生妹夫,我便把最近吃的這些東西給他看一下,他真的是很大力的讚賞我的愚蠢。這東西算就連一般歐美國家上市的健康食品,都還不入流的什麼食品吧,看一眼也知道是分裝的,沒字號沒公司沒成份,小小一瓶30顆成本應該台幣10元,再給你加上包裝就20元吧!賺爆了,當時怎麼就忘了要那個什麼黃博士的,出示學歷證明及開發票。

    後來、又聽到朋友說出他們訂購”天X液”,一瓶$$$元,一個月份多少錢的,綁半年綁一年的份量,最多聽過有被綁兩年的;我們台灣很多中醫師,都可以開出如天X液的成分,一劑只要台幣30元吧。蜂膠、有機穀粉、午時水、熱療床、排毒浴,又譬如高單位的營養針,裡頭就是高單位的C跟B群,有良心的醫生說能補充營養,沒天良的說是細胞免疫治療,補充營養本來就可以強化細胞增強免疫力,如果說成了打的是免疫細胞,那麼可否出示內容物的報告讓病人留存呢?

    言歸正傳,每個癌症病友在被確診時都會開始恐慌,在不確定能掌握痊癒的契機之下,越是知道敵人的難對付,就越是失去判斷力的相信本來不會相信的東西;越是沒知識的及越是高知識的,越固執的相信自己所相信的。我常認為正規的醫療是經過普世價值觀的認定,至於有沒有更好的?最起碼要站在穩定的線上,再來尋求更多的福報。這些趁我們生病來斂財的吸血鬼,可怕的不僅是金錢的損失,然萬一耽誤了我們應有的療程,亦或干擾亦或抵制了治療的效果,畢竟腫瘤的生長有其不可逆性,早期發現早期治療是不變的道理,早期發現晚點再治療,實在有其邏輯上的矛盾。

    最近認識了幾位新的病友,在他們剛罹癌的短短時間裡,他們的進度跑得比我當時還快,好像超速紅單一樣,在前面說的騙子手段裡,都多少有做出了金錢的貢獻。我還遇過更離譜的,一個癌友讓一位自稱生技業的權威研發人員,打了六針新研發的專利治癌藥品,一口價就是300萬新台幣,可能是他錢付得爽快吧,最後還多送他一針變七針,當時我朋友還感激的要死,結果療程結束了,打完後就直接從二期保送到四期了;還好他還能開得起玩笑,我們都笑他那個應該不是”治癌針”,再打就變”成佛針”了,而且他老婆是不會再有嫁妝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