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陣子透過karen的介紹,認識一位新的朋友,四月份被醫生懷疑是腎臟癌,他很勇敢的在三個星期前,傳統刀取出左腎,經化驗證實跟我一樣是腎臟亮細胞腫瘤。很幸運的,範圍僅局限在左腎,附近的淋巴、腹模等並沒受到波及,亦無遠端的轉移;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年輕,術後沒幾天就下床行動自由,一個星期後就約我喝咖啡。除了太瘦了點以外,精神抖擻不大像大病初癒的樣子。

最近、他努力的爬文增加對腎臟癌的認識,漸漸的開始很擔心術後轉移的問題,我取笑他都還當沒幾天癌症病人,就急成那樣;其實轉移或所謂的復發並沒有個絕對,一下沒法說清楚嚇到他也不好,總是積極的預防、樂觀的面對。目前存活率的數字已越來越不準確了,日本醫生很鄙視的不相信這些數字,因為他的病人裡十年或已經十幾年的一堆。

簡單的講,身體的癌細胞瞞過了我們的免疫系統,所以才能成長;免疫大軍集合在腫瘤周圍,被矇蔽了卻不知所措,因此有人說癌症即是過度的發炎所致。團結的腫瘤以較高的內壓,造成壓力的反差,讓免疫細胞難以進入內部,甚至以表面的結痂組織防衛。

過大的腫瘤,它的分泌物質讓我們的身體很不舒服,搶走優先的營養身體產生惡病質,就算有方法消滅它們,大量的癌細胞死亡,會有大量的細胞毒素,即所謂的細胞素風暴;於是醫師在可以處置的條件下,儘量都會以手術切除。原發點的癌細胞在生長的同時,循著血液的流動,釋放游離的分子,伺機而動的,或改裝易冒或巡迴觀望,在尋找可以著床生長的地方,當然、大多還是被我們的免疫系統視破而消滅。

突然有一天,原發的大腫瘤被切除,總部被消滅了,免疫細胞歡欣鼓舞慶祝勝利,解甲歸田已經不再須要這些兵力了,在腫瘤細胞為什麼會生長的原因還沒被消除前,反倒給了外放的游離份子成長茁壯的機會。以前老人家在市場聊天的話題,誰家的誰不開刀就沒事,開了刀沒多久就....純屬無知。醫生形容的腫瘤一清專案,老大被抓走了,反倒眾多老二老三搶著當老大,講的也是這個【免疫休兵】。